南方舆情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吴宗鑫,东南网6月19日讯(实习生 官媛娇 本网记者

摘要: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冀三地,未来能源规划与发展将成为重中之重。尤其近年来,北京在节能减排,特别是在煤改气方面的投资巨量,如
–>

摘要:东南网6月19日讯(实习生 官媛娇 本网记者
颜财斌)6月18日,中国海峡项目成果交易会在福州海峡会展中心召开,作为今年参展的9家
–>

摘要:南方舆情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吴宗鑫核电是不是马上就要热起来?我认为还不是这样,应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
–>

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冀三地,未来能源规划与发展将成为重中之重。尤其近年来,北京在节能减排,特别是在“煤改气”方面的投资巨量,如何体现成效,发挥引领作用?近日,《中国能源报》记者就此专访了多年从事北京能源规划的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潘一玲。

图片 1

南方舆情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吴宗鑫

能源发展要三方互赢

东南网6月19日讯(实习生 官媛娇 本网记者
颜财斌)6月18日,中国海峡项目成果交易会在福州海峡会展中心召开,作为今年参展的9家央企之一的中国广核集团展示了企业在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最新成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广核集团福建宁德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一农幽默地表示:核电站不是老虎,即使是也只是一只关在笼子里的老虎,要发展环境大省,就应该发展核电。

核电是不是马上就要热起来?我认为还不是这样,应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让它健康有序地发展,才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昨日,在广东省总工会与南方日报社联合举办的广东职工大讲堂上,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研究院原学术委员会主任、南方舆情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吴宗鑫强调,中国的核电安全是有保障的,中国已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家,但能源利用率低,目前需要发展核电,才能建立多元化清洁能源体系。

中国能源报: 从能源规划与发展的角度如何解读“京津冀协同发展”?

据了解,中国广核集团是由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大型清洁能源企业,致力于清洁能源研究,以核电为主,涉足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福建省是中国广核集团布局的第二大省,李一农表示,目前中广核集团已在宁德、福清两地开始相继建设核电站。宁德核电站首台机组已于2013年4月投入商业运营,2号机组也于今年5月4日投入商业运营,3、4号机组预计将分别在2015年3月和2016年年底投入商业运营,项目已完成累计投资480亿。四台机组相继投入使用后年发电量将达300亿度,相当于2013年福建省全社会用电量的17.42%,预计占到福建省当年发电总能量的30%,处于全国较先进水平。“这对于改善福建省能源结构具有起到很大作用。”李一农说,宁德核电站已建好向华东输送的第一条通道,第二条已经开工建设,将来能够在省内电力有余时将省内剩余电力向华东输送。

中国核电安全有保障

潘一玲:京津冀一体化进程早已开始,但先前受区域影响,且政策导向力度不够,不如现在深远。从能源发展角度而言,京津冀一体化首先应是基础设施一体化。京津冀一体化要达到区域间互惠、互利、平衡。
在建设大型能源设施方面,北京有资金优势,河北有地域优势,双方可以实现互补,按比例分成共建。

“要发展环境大省,就应该发展核电。”采访中,李一农认为,福建不是一个煤炭大省,发展火电需要从外省购进能源,成本高,并且火电不能够根本上解决二氧化碳排放,会导致温室效应,这对于建设一个环境大省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其二,福建虽然水电资源丰富,但水电会受到季节气候影响,属于靠天吃饭,而靠天吃饭是不行的,福建省应该发展其他清洁能源。风能、太阳能等能源由于福建本身的地形和气候条件而受到限制,所以能代替火电作为主要能源的目前只有核电。“不发展核电就只能发展火电,要建设环保大省,就应该发展核电。”他表示,核电站是一个高科技产业,福建成为核电大省后,相关产业将会落户福建,对福建省经济拉动将会有好处,提供了电力,又保护了环境。

吴宗鑫介绍,核电站反应堆采用多道屏障纵深防御体系,有三道保护屏障,阻止了核放射性物质向环境释放,“核电厂正常运行,对人的辐射影响是非常低的,在核电站附近公众一年所受到的辐射剂量也就相当于照一次X光”。

从电力来看,北京目前最高等级电力是500千伏,为接收特高压外来电,北京有意向周边各方向建几座特高压变电站。这些变电设施也要在京津冀这一大范围内选址,用电也要实现京津冀一体化,实现三方互赢。

核电安全是民众十分关心的问题,在谈到该问题时候,李一农幽默地将核电比喻成一只老虎,“核电站不是老虎,即使是也只是一只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他认为,核电安全责任对于从事核电业的人员来说重于泰山,因此中广核集团在选址时充分考虑当地的水文、地质、气象、居民密集度及当地经济发展情况,能够避免发生这类事件。他表示,技术和管理对于核电安全稳定运行至关重要,首先要技术上保证,只有技术上过关了才能够通过良好的管理达到好的效果。目前宁德核电站的相关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已投资6亿人民币进行重大事故应急设施建设,核电站防护堤达16米高,同时还准备了可移动式的应急柴油机。“今后的核电站建设,将会以同等严格的标准来要求。”

“我国现在实行的核安全准则比美国还要高”,他表示,“只要保证反应性能有效控制,反应堆发热能可靠载出,保证三道屏障的完整性,就能保证放射性不被释放出来。”

中国能源报:京津冀协同发展能源规划的顶层设计如何实现节能减排目标?

据了解,近年来中广核加大了在福建省业务发展的力度,除核电项目外,中广核已在开展漳州平和五寨等7个陆上风电、平潭海上风电和福州长乐及泉州南安屋顶太阳能等一系列清洁能源项目的相关工作。其中,漳州平和五寨项目将于今年底开工建设,平潭大练岛海上风电项目建设是为配合平潭综合实验区建设而重点推进的项目,该项目装机容量达30万千瓦,总投资65亿元,已列入福建省海上风电发展规划。截至目前,中广核承担了我国64%的在运核电机组生产运营和51%的在建核电机组工程建设。拥有在运核电机组11台,装机容量1162万千瓦,核电安全运行业绩持续创优,安全业绩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吴宗鑫表示,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核电评估认为,中国核电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潘一玲:从顶层设计来说,京津冀能源规划的主线是节能和降耗。京津冀类似“大巴黎地区”,降低北京的能耗和污染需从三地综合考虑。

中国核电厂数量排在印度后

京津冀三地现在开始互访,但还未形成共同做区域能源规划的机制。北京应在京津冀区域规划顶层设计中占主导地位,综合能源、电力、水资源等三地共同诉求。

吴宗鑫说,到2012年底,我国核电占总发电量比重2%左右。目前中国运行的核电机组有17座,29座在建;世界一共有434座核电厂,美国第一,法国第二,俄罗斯第三,“中国还排在印度后面。”

需综合考量“煤改气”

他认为,要发展多元化的清洁能源体系,核电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吴宗鑫介绍,未来中国能源的消耗还将大幅增长。但目前,中国目前的能源结构仍以煤炭为主;中国核电占了0
.9%,世界平均水平是6%。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也要大量依靠进口。

中国能源报:近年来,北京“煤改气”力度很大,
北京有此资金实力,但相比之下,河北、天津要逊色很多,对此您如何看待?

“中国要不要大规模发展核电?我认为是有广泛的共识,至少在中国能源界是这样:中国必须要发展核电。”吴宗鑫说,“中国核电现在所面临的并非过热的问题,而是怎么有序稳步、及时推动核电发展。”
 

潘一玲:因为大气治污的需要,“煤改气”提上议事日程,不再新建煤电项目,对原有的小、中锅炉进行煤改气改造,这些都成为共识。当然,成本也十分高昂。

北京的“煤改气”需要考虑清楚一些问题:“煤改气”对控制pm2.5究竟有多少效果?北京即使一吨煤不烧,污染来源还有庞大的机动车辆,且周边地区的污染不能完全消除,“煤改气”对北京大气治污贡献能有多大?燃气电厂的末端治理要求很高,上脱氮设施成本很高,使得“煤改气”成本和后续运行成本更高,北京或有此经济实力,但是天津、河北又如何?有专家提出,北京的污染30%来自于周边,70%是本地。

对于那些即将服役完毕的电厂,可以改造。但对于那些环境治理水平很高、集中处理污染很好,并且在服役期壮年的大型集中热电厂,没有必要马上改。这部分资金不如花在别处更有效率的地方。环保资金不能够专款专用是个很大问题。

中国能源报:大规模“煤改气”毫无疑问会引发天然气资源供应紧张,有人认为,去年的暖冬“救”了北京。北京目前已经实现了多气源的供应格局,您认为如何能够更好地保障北京的天然气供应安全?

潘一玲:北京是个典型的用气峰谷比较大的城市,冬天一到用能高峰时期经常出现紧张状况,好在现在北京的极端天气不太多,但若出现,依旧会对气、电的保供提出严峻挑战。

北京的天然气管道还有些余力,能够实现短暂调峰。目前陕京四线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且已规划到陕京五线了。北京还在和中石油谈地下储气库的项目建设,同时也在考虑建LNG应急储备。

展分布式能源一定要因地制宜

中国能源报: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在北京存在什么样的发展机遇?您对天然气“退出家庭,进入小区”这种观点如何看?

潘一玲:天然气“退出家庭,进入小区”我个人是赞成的,但发展分布式能源必须做到因地制宜、科学合理。

以北京为例,北京现在已经有了大的供热网,规模大些的设施基本都在大网附近。而那些不在大网附近、成体量、应该搞分布式能源的建筑,又可能受到上网的影响。因此,发展分布式能源不是仅靠规划就能决定。至于分布式能源在北京的未来发展,就看
“十三五”规划会有些什么深入的探讨。

目前看来,发展分布式能源投资高、运行费用高,还和能不能上网有关系,这需要精细的计算和管理。想让燃气采暖“退出家庭、进入小区”,如果是新建的小区,又配备了中央空调,就可以推分布式能源项目;但是对于那些已建成的小区,硬将其改成分布式供能,效果恐怕不好。

寄希望于“核”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评价北京“十二五”能源规划到目前的进展和成果?您对“十三五”能源方面的规划有何期待?

潘一玲:北京的“十二五”能源规划基本执行顺利,甚至略超前计划。我觉得北京的大型发电设施规模控制在北京总电力的30%左右就行了。我个人期待“十三五”要进一步加强“外调电”,保证电力稳定。

至于天然气,如果北京规划的那些气源都能实现,保证北京供气没问题。此外,天然气的节约高效使用和雾霾治理都要从京津冀一体来考虑。

中国能源报:治理雾霾,京津冀协同发展,未来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机遇在哪里?

潘一玲:要想发展新能源,不管太阳能还是风能,受到的条件限制特别大,我一直有个观点,对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研究一刻都不能停,一定要实事求是,能上时再上。北京并不是太阳能和风能资源丰富的地方,北京将来真要发展的是核能,但是核能在北京要想打响第一炮,真的是太难了。

比如,低温核供热技术在国外已经很成熟了,清华大学核研院对低温核供热的研究到现在也都几十年了。北京应该适时启动相关研究试点。在化石能源越来越紧缺的情况下,尤其像北京应该拿“核”来做一部分支撑。我寄希望在北京外围搞一个试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