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嘉木之三四,小院的篱笆墙内

摘要: –>

摘要: –>

摘要: –>

  夜雨悄至,而天明已止。余寤而枕席,怡群鸟之聒噪,惊丛绿之缭绕。开窗俯仰,落叶覆于幽径,日影漏于林梢。

  夜雨悄至,而天明已止。余寤而枕席,怡群鸟之聒噪,惊丛绿之缭绕。开窗俯仰,落叶覆于幽径,日影漏于林梢。

时光的烟火
款款轻舞寂静的山谷
山风透过绿色藤蔓
看枝条翻阅季节的纸笺

  或曰:“雨其止矣!奈何夜夜风雨,催桃李其早夭?幸春光之未暗,且红浅而绿娇。彼榆柳尚鹅黄,而木兰已流膏。竹沾泥而含籜,叶与枝共瘦削。当蒲葵之不易,临东风而孤高。维无言之樟木,泄幽芳于缥缈。叶参差而壮观,邈蓬莱之仙岛。幽藏虫声之唧唧,欲掩好鸟之招摇。虽凌波之微步,惊雏雀于危巢。止嘉木之三四,步之已出尘霄。洗白玉之榼盏,酌琥珀之春醪。料八仙其已醉,遗渡海之桂棹。此固乐事也!”

  或曰:“雨其止矣!奈何夜夜风雨,催桃李其早夭?幸春光之未暗,且红浅而绿娇。彼榆柳尚鹅黄,而木兰已流膏。竹沾泥而含籜,叶与枝共瘦削。当蒲葵之不易,临东风而孤高。维无言之樟木,泄幽芳于缥缈。叶参差而壮观,邈蓬莱之仙岛。幽藏虫声之唧唧,欲掩好鸟之招摇。虽凌波之微步,惊雏雀于危巢。止嘉木之三四,步之已出尘霄。洗白玉之榼盏,酌琥珀之春醪。料八仙其已醉,遗渡海之桂棹。此固乐事也!”

小院的篱笆墙内
爬满葱郁的遐想
小鸡觅食的欢愉
涂抹沉甸甸的故事

  余曰:“君但知春之为乐,而不知其衰也。春往秋来,今昔所同,而代有悲之者,何哉?感身世也。嘉木之姗姗,损于光华之渐老,草树之华姿,不减流光之嗟悼。念昔时之交游,终长揖于亭皋。想旧日之携手,留芳丛其空好。吟咏谈?,俱来年少,而黟然黑者为皎皎。悲夫,余尝谓人曰‘属意于斯人,琴瑟以怡颜’者,言勿踌躇也。而今乃不能言,岂违素志而食其言哉?各有志耳,欲以余之幸而不幸人耶?然其人知之乎?抑后知而哂之乎?他日白发苍颜,已秋树萧条,深山夕照矣。若乎远隔峤岭,君当思我乎?”

  余曰:“君但知春之为乐,而不知其衰也。春往秋来,今昔所同,而代有悲之者,何哉?感身世也。嘉木之姗姗,损于光华之渐老,草树之华姿,不减流光之嗟悼。念昔时之交游,终长揖于亭皋。想旧日之携手,留芳丛其空好。吟咏谈?,俱来年少,而黟然黑者为皎皎。悲夫,余尝谓人曰‘属意于斯人,琴瑟以怡颜’者,言勿踌躇也。而今乃不能言,岂违素志而食其言哉?各有志耳,欲以余之幸而不幸人耶?然其人知之乎?抑后知而哂之乎?他日白发苍颜,已秋树萧条,深山夕照矣。若乎远隔峤岭,君当思我乎?”

山雨轻飘的记忆
在红尘深处
染香了时光
静美了山中情怀

  已而夕阳在山,倚栏望焉。是夜,风雨又至,如骤惊之波涛,若弃妇之号啕。

  已而夕阳在山,倚栏望焉。是夜,风雨又至,如骤惊之波涛,若弃妇之号啕。

漫长的光阴里
携一颗素心  几许闲情
倾听竹林细语
捡拾遗落在流年里的
平仄诗韵

图片 1

图片 1

用一盏淡墨
勾勒时光的眉骨
任岁月沉浮
安然走过
生命的每一段精彩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