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为芯片公司法人,人才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第一短板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为深入贯彻落实集团公司党委关于医院改革工作的决定,特别是落实好哈电集团和国药集团双方董事长在哈电医院改革工作推进会上的讲话精神,加快推动医院改革,确保既稳又快地完成医院划转,6月6日,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张海权代表集团公司分别在电机厂医院、锅炉厂医院和汽轮机医院,召开深化医院改革工作推进会,对三家医院领导班子成员逐一进行了谈话,分别听取了三家医院领导班子成员就如何加快推进医院改革工作、在运营管理上存在的困难和问题等情况的汇报,并对三家医院领导班子下一步重点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昨日晚间,董明珠的芯片公司——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浮出水面,这是董明珠今年大力宣传造芯计划后,真正落地的重要一步,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董明珠为芯片公司法人,其余四位披露的高管皆是格力系的“亲卫队”。

中兴事件引发了业内对“缺芯之痛”的大讨论,所谓芯片,并不是做一块集成电路这么简单。它的产业结构长且复杂,难的不仅芯片技术本身、资金短缺,稀缺的人才成为影响产业发展第一短板。数据显示,人才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第一短板:2020年需求规模预估72万人
目前缺口高达32万人

张海权向三家医院领导班子成员分别传达了5月13日集团公司召开的党委常委会关于医院改革工作做出的决定,以及5月16日哈电集团和国药集团双方董事长在哈电医院改革工作推进会上的讲话精神,并详细询问和了解了职工思想动态、医院运营管理状况、医院发展规划等方面情况。

造手机、造新能源车、造芯片,不难发现,时代在变化,风口在流转,不变的是董明珠一直在风口上飞,可谓赚足了眼球。

近日,在2018全球半导体才智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发布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7-2018)》显示,到2020年前后,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需求规模约为72万人左右。

张海权强调,一是集团公司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医院改革工作,三家医院要坚决贯彻落实好集团党委的决定,坚定不移地推进与国药集团合作,加快推进医院改革,医院领导班子使命艰巨,责任重大,要切实履行好职责,攻坚克难,不等不靠,确保改革工作圆满完成;二是要做好改革政策宣传工作,向医院职工宣讲医院改革愿景和未来发展,既稳又快地完成改革目标;三是要坚决、坚定地支持医院管理公司工作,要站位高远,维护大局,强化各项工作的推进,做到严、细、实;四是三家医院要确保医院日常运营与职工队伍的稳定,同时结合各自实际,着眼长远,在学科建设、吸引人才政策、规范管理流程、差异化发展战略以及发展专科等方面加强研究,下大功夫,不断提高管理水平,提升竞争力,助力医院发展。

而随着今年4月份中兴芯片被禁风波的酝酿,“缺芯”成为了国人之痛。看着时机已到,董明珠也顺势揭开蛰伏三年的造芯计划,并在央视上放出豪言,哪怕投资500亿,也要把芯片研究成功!

截至2017年底,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现有人才存量为40万人左右,其中设计业从业人数为14万人,制造业从业人数为12万人,封装测试业从业人数为14万人。人才缺口严重,预估达到32万人,年均人才需求数为10万人左右。而每年高校集成电路专业领域的毕业生中仅有不足3万人进入到本行业就业。

规划发展部、医院管理公司有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那么,董明珠造的究竟是什么?是芯片,还是追逐风口?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市场规模增速创近年新高,达到3432亿美元,同比增长24%。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高速增长,2017年产业销售额达到5411.3亿人元,同比增速达24.8%。产业的高速发展,相应的让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的需求也在急剧扩大。

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张海权传达了5月13日集团公司召开的党委常委会关于医院改革工作做出的决定并对三家医院领导班子下一步重点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蛰伏三年的造芯计划

白皮书提到,在2017年到2018年上半年期间,设计业人才需求数量增幅趋于稳定,但高端设计人才紧缺的状况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制造业受产能扩张影响,人才需求保持高速增长,由于近几年国内生产线布局进入快车道,制造业企业特别是传统老牌制造企业人才流失严重。同时,国内制造业企业对于人才争夺的恶意竞争现象较普遍,应引起高度重视。

图片 1

今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中兴禁令,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而作为核心元器件也一直是中国短板的芯片更是首当其冲,一时间“缺芯”刺痛了国人的神经。

为缓解产业高速发展,而人才供给不足的问题,这就需要进一步优化人才配置,保障人才供给数量,提高人才供给质量。当前的着眼点要在集成电路人才培养规模和速度上继续发力,并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随后,不少公司纷纷抛出芯片布局,媒体大肆传播,股民也赶趟儿似的涌来,在股市推波助澜。阳光明媚的四月,国内上演了一场全民炒芯运动!

白皮书显示,2017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为795万人,集成电路专业领域高校毕业生人数在20万人左右,约占高校毕业生总人数的2.6%。

在此背景下,一直话题不断活跃在风口的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在5月份接受央视采访时,仿佛又回到2015年做手机那会,再抛豪言:哪怕投资500亿,格力也要把芯片研究成功!这也是董明珠公开宣称格力要进军芯片事业。

进一步分析发现,在集成电路专业领域的所有毕业生中,仅有12%左右的毕业生进入本行业就业。其中,与集成电路强相关的微电子科学与工程、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集成电路设计与集成系统、集成电路工程专业毕业生在2万人左右。也就是说,这四个强相关专业毕业生进入本行业的比例约为36%左右。

她豪气声称,“我今年投入一百亿,明年投入一百亿,三年投入三百亿,甚至三年以后我投入五百亿,我没理由做不成。我们阶段性的空调已经逐步开始起来,也许到明年这时候,你再看,我所有的空调芯片都会成为自己的。”她还表示,不拿国家的钱,自己投入,芯片研究成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集成电路行业是一个对于知识体系、能力结构和实践经验要求较高的行业,高校作为人才培养的主阵地,明显已不能够满足人才的供给要求。白皮书指出,除了继续加大高校人才培养力度外,还需推动微电子和集成电路相关一级学科的申请和建设,缩小高校人才培养与企业用人需求间的差距,推动集成电路人才的“供给侧结构改革”。

而这也算董明珠公开正面回应为何今年格力不分红。这也是格力11年来首次未分红,尽管它去年净利润200多亿,账上资金上千亿。

从产业链来看,集成电路产业包括集成电路设计业、集成电路制造业、集成电路封装和测试业等,每个环节对岗位的需求存在差异化。如何采取多种形式大力培养和培训集成电路领域高层次、急需紧缺和骨干专业技术人才。

格力电器2017年财报中则如此描述道:根据2018年经营计划和远期产业规划,公司预计未来在产能扩充及多元化拓展方面的资本性支出较大,为谋求公司长远发展及股东长期利益,公司需做好相应的资金储备。公司留存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建设、智慧工厂升级,以及智能装备、智能家电、集成电路等新产业的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而最后提及的“集成电路”指的就是布局芯片。

白皮书建议,应加快集成电路产学研融合协同育人实践平台建设。此外,明确集成电路行业人才培养培训标准,探索建立统一的职业能力培训认证体系并与国际接轨,开展大规模职业教育培训,弥补产业人才供给不足的缺口。

紧接着,2018年6月25日,在格力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董明珠再次谈及芯片,“关于芯片问题,我们研发了三年,现在是有所成就了,但还是皮毛,远远不够。至于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做芯片,我们还需要董事会研究、投资研究才能给出一个答案。但是有一条,做芯片坚定不移,必须做。”

“产教融合是集成电路人才培养的必由之路。”参与白皮书编撰的安博教育集团创始人黄劲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但是,产教融合不是简单的某一个企业跟某一个院校之间的关系,应该把企业需求和大学生就业与职业生涯规划两个需求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公共服务平台的生态环境,这样才能解决我们所需要的规模化地产业人才需求。

此言传达了2个关键信息,一个是格力3年前就开始布局芯片研发,另一个是格力造芯才刚开始,尚未确定做芯片的方式。此外,此言也顺便强化了下董明珠造芯的决心。

黄劲介绍,安博教育对人才的培养分为几个方面,首先,是已经工作了1-3年的职员,经过专业的短训,找到更适合他们的工作岗位。其次,针对双一流毕业的大学生,提供公共的实训平台,让毕业生能够在实训平台上获得实习机会。最后,针对普通高校和高职高专院校的毕业生,为这些学生提供专业半导体的课程体系,引入企业实训资源”。

与此同时,格力电器在股东大会上还发布了产业规划图,分为空调、高端装备、生活品类和通信设备公司四大块,而芯片就属于通信设备公司下,同属其下的还有手机、物联网设备与大数据。

新思科技全球高级副总裁暨亚太区总裁林荣坚认为,要实现集成电路产业人才上的突破,就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产业各方面共同努力。除了积极引进国外的人才和技术之外,还要加强自身人才的培育,在规模和速度上发力。同时引进国际一流学者和技术专家,打造人才培育的平台。此外,整个产业要建立起足够有吸引力的产业生态,将进入到这个行业中的人才留住。

董明珠还不忘画张饼称,格力研发芯片已经小有成效,“我们争取,明年我们的空调用上自己的芯片。”

事实上,除了人才缺失,集成电路行业人才流失率较高也成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白皮书数据显示,近年来,大部分集成电路专业高校毕业生更愿意去互联网、计算机软件、IT服务、通信和房地产等行业。

而目前中国空调的核心芯片大部分依靠进口,主要供应商为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日本瑞萨、台湾汉芝等。仿佛耳边又回荡起2015年董明珠的声音,要卖5000万部智能手机,而再此前的目标是1亿部。时光荏苒,董明珠还是那个董明珠,芯片实不实现不重要,先把豪言抛出去再说。

从薪资水平来看,我国集成电路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为9120元/月,在统计分析的52个行业中排名第6位,较金融、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平均薪资还有较大差距。

成立造芯部队——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

很明显,集成电路产业较高的时间成本和收入差距等因素,严重影响了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白皮书建议,需要进一步完善创新创造的分配激励机制,落实科技人员科研成果转化的股权、期权激励和奖励等收益分配政策,特别是对集成电路行业人才在个人所得税方面可以有适当的减免和优惠政策。

关于造芯,早在2016年年报中,格力电器就曾首次披露要“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而造芯这件事,投钱是一方面,还要有专业的人才以及团队投入进来。

据了解,2017年格力就宣称,已经成立了微电子部门,计划打造自有芯片。董明珠也在去年称格力的自研芯片很快就要成功。

而近日董明珠又进一步采取行动,成立全资子公司,派出高层“亲兵团”打造芯片。

根据国家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8月14日,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0亿元,注册地址为珠海市香洲区吉大景山路莲山巷8号1001室,经营范围为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电子元器件、电子产品的设计与销售等。

其企业法人正是董明珠,珠海格力电器为其大股东,出资比例为100%。言下之意,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为格力电器全资子公司。

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显示的5名管理人员分别为:董明珠任董事长,李绍斌任董事兼经理,梁博任经理,谭建明任董事,廖建雄任监事。

不难发现,除董明珠外,其余四人均是来自格力系的高管,可谓是董明珠的“左膀右臂”。其中,李邵斌是格力电器的副总工程师,谭建明是格力电器副总裁兼总工程师。梁博和廖建是公司的中层干部,其中廖建雄是财务部人员,而梁博是技术人员。

就在昨日晚间,格力电器副总裁兼董秘望靖东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随之确认,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是格力电器刚刚注册的公司,新公司主业是芯片设计,主要还是围绕空调里使用的芯片相关。

成立全资芯片公司,可谓是董明珠抛出造芯豪言后的关键一步,如今资金与团队皆已就位,就等待下一步格力芯片真正问世了。

董明珠造的是什么芯?

董明珠造芯背后一直广受争议,争议的焦点主要聚焦在董明珠到底是真心造芯还是借势来一场宣传?格力造的到底是哪类芯片、门槛有多高?以及格力是只做芯片设计还是布局芯片全产业链?

从目前来看,格力3年前开始布局研发芯片,去年成立微电子部门,今年8月份又成立珠海零边界公司,可见董明珠造芯之心由来已久。但可能受制于各方因素,格力之前造芯推进较慢,但中兴被禁风波的启发,掌握核心芯片技术的关键性,一方面使董明珠坚定了做芯片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可以摆脱各方限制,大刀阔斧推进造芯计划。

而在今年尤其是中兴风波后大力推进此事,不得不说,董明珠对风口对大众注意力敏锐的观察,顺势而为的为格力宣传了一波。可见,在顺势而为上,董明珠并不输给雷布斯。

关于后两个问题,格力要造什么芯片以及布局领域是什么,格力电器副总裁兼董秘望靖东称,新公司主业是芯片设计,主要还是围绕空调里使用的芯片相关。

芯片投资布局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芯片设计,一类是晶圆芯片制造,前者代表性的公司有高通、联发科等,后者代表性的公司为台积电、中芯国际等。

此前也有传言称,格力的野心并不只是简单的做芯片设计,而是包括晶圆芯片制造。而望靖东称新公司的主业是芯片设计,直接否认了这一传言。

尽管董明珠愿意拿出500亿布局,但TCL董事长李东生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也表示,“我相信这个投资体量说的是做芯片设计,如果真的要做晶圆,500亿元是远远不够的。”

望靖东表示,珠海零边界公司会围绕空调芯片进行布局。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格力空调内机主芯片已可自主设计,目前以研制高端的变频驱动芯片和主机芯片为主。

智东西通过与多位行业人士沟通发现,业内认为格力会围绕处理器芯片或连接类芯片等来布局。

第一类是MCU,一位芯片行业资深人士谈到,格力的产品线是白电、生活小家电,这些家电都会用到控制器芯片,并且这些家电控制逻辑比较简单,并不需要很强的控制器,买现成的IP就可以做出来。

他称,终端厂商做专用MCU门槛并不高,这种芯片基本上只能自己用,很多大厂都在布局,更多是形象工程。第二类是连接类芯片,如果格力追求数据入口,就很有可能打造这类芯片布局家居物联,可能做成独立的WiFi芯片,也可能集成到控制器中。但有业内人士称,格力可能会先分开来做,后期在集成到一起。

相比前两种芯片,专用AI芯片就比较复杂了,一位芯片资深人士调侃道,海尔、海信、长虹都有几百号人的团队,5年一个周期但往往没成绩。

此外,模拟芯片在家电应用中也愈发重要,比如ADC(模数/数模转换芯片)、电源管理芯片、射频芯片等。而这一领域芯片主要掌握在美日芯片企业手中,格力也有可能从自身需求出发,做一定的布局。一位美的空调员工称,格力最有可能布局电源管理芯片和专用MCU。

至于董明珠说争取明年用上格力自身的芯片,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比较成熟的MCU,2年内是可以打造出来的,其门槛在于质量要求,而非技术要求,毕竟空调产品的品质一般都要保证10年。但至于AI芯片,对格力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是造芯还是追逐风口?

格力造芯,是真心做芯片还是追逐风口?透过董明珠与业内人士的言论,以及结合格力做手机、造新能源车的背景,我们可以以小见大、窥探一二。

董明珠自己就曾表示,“格力空调一年几千万台,一个空调里面有几个芯片,我们一年芯片的采购额就要40亿以上,接近50亿!”但目前为止,格力使用的芯片大部分还是进口。而中兴风波无疑给了董明珠以及格力一个警示,一旦核心芯片被限制,即使是空调行业里的老大哥也无可奈何。

但最先打退堂鼓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从格力电器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休的朱江洪,”格力造高端芯片,我没有太大信心。”他曾表示,空调的芯片是非常高级的,现在自己要做芯片的话,需要长时间积累不是说一两年就能有成绩的。如果弄不好,造成的将是格力陷入困境。可见在做芯片上,格力电器内部也可能存在矛盾。

2015年以来,董明珠也可谓紧跟时代热点,智能手机火热时造手机,新能源车火热时造车,如今伴随着芯片火热的当下,她也适时将谋划已久的造芯大业推向前台。

但前两次尝试,格力均未获得太大的成功。表面看,董明珠一次次的追逐风口,更像是对自身以及格力品牌的营销。但仔细来看,格力也接着每一个风口与机会,扩展新业务,尝试新的突围。

可见格力布局芯片,一方面想向产业链上游延伸,进一步掌握核心技术,从而增强自身对产业链的掌控力;另一方面格力也试图通过芯片,增强自身业务的多元性。

对于格力造芯,一位美的空调员工称,“格力肯投入做芯片是好事,希望坚持下去,一步一个脚印,但一定只能在相关的领域做相关的芯片,不要跨界。”

此外,一位业内人也表示质疑,“通用逻辑对大厂都没有什么难度,属于蹭热度,打造形象工程,竞争力比不过现有的芯片巨头。而专用逻辑又比较考究,大厂一般很难做,属于劳民伤财。”

他还从纯商业的角度说,通用芯片已经白热化,格力随便招个标节省的成本都不止10%,但自己做反而要花更多钱。

结语:董明珠的新方向

很难想象制造业会诞生一位如董明珠般的人物,自己拍板做公司形象代言人,造手机、造新能源车、造芯片,永远紧跟时代潮流,紧跟风口。

目前在董明珠的带领下,格力已经形成空调、高端装备、生活品类和通信设备四大方向,覆盖白电、小家电、工业机器人、手机、芯片、IoT设备等各个领域,业务更加多元化。

而芯片可谓是董明珠的新方向,可以看出,董明珠投资芯片不仅仅是跟热点,更是一种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的战略思维,同时也可能包含了她本人的家国情怀与理想主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