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将在2019年3月针对普通消费者进行商用化服务,新型耐用材料

电工电气网】讯

由 iglidur J200 制成的免润滑丝杠螺母的使用寿命延长3倍

说起今年中国的大事记,一定不能少了由习近平主席倡议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中国政府坚定支持贸易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展会涵盖了包括服务贸易,汽车,高智能高端装备,消费电机及装备等七大行业。此次,富士电机株式会社也参与了这次的展会。以能源与环境业务为主题,在108平米,蓝白相间的富士电机展厅中,进行了能源最优化,稳定化;实现工厂稳定运转和节能效果;大气污染等的环境测量,向设备的最优运转;兼顾省力,省人,提供食品安全安心4项展示。

9月6日,韩国通讯运营商韩国通讯公司宣布将在2018年12月首次进行商用5G信号发射,并将在2019年3月针对普通消费者进行商用化服务。

新型耐用材料 iglidur J200 已登陆 igus
产品目录册和在线商店。在线商店的优势在于可以通过丝杠配置器在线配置大螺距螺纹丝杠、梯形螺纹丝杠和公制螺纹丝杠,并在线预测螺母的使用寿命。除了三种常见的丝杠材料外,设计工程师们还可以根据应用需求从九种不同的免润滑且免维护的螺母材料中进行选择。其中包括具有超高耐磨性的新型高性能工程塑料
iglidur J200。

图片 1富士电机展位:C6-02

这也意味着,韩国将成为全球首个进行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此前,该公司曾先后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在传输、转播及网络服务上试验5G技术。

可调节的丝杠驱动系统,常用于快速或慢速定位。它们将旋转运动转换为直线运动。igus
免润滑丝杠驱动器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应用,包括通勤列车上的可扩展平台台阶、3D
打印机以及化学和工艺工程领域的阀门驱动装置和配件。为了适用于这些不同的应用需求,工程师可以通过
igus 丝杠配置器 (www.igus.com.cn/leadscrewshop)
在线配置个性化产品,选择范围包括各种各样的驱动系统和技术。除公制螺纹外,还有梯形螺纹和大螺距螺纹可选。大螺距螺纹丝杠可代替齿形带或气动驱动器。凭借
70 多种丝杠螺距、3 种丝杠材料、9 种螺母材料(包括新型耐用型工程塑料
iglidur J200)以及 10 种型号,igus
为客户提供了全球最广泛的产品选择,其中包括 5,000 多种丝杠组合。igus
丝杠商店除了提供在线订购外,还可以为工程师计算驱动系统的预期使用寿命。丝杠配置器是另一个在线工具。在这里,设计师可以在线模拟丝杠两端的运动、创建图纸并直接在线订购丝杠。

01能源最优化,稳定化

相关机构预测,若5G能够在韩国成功运行,将截至2030年为韩国创造47.8万亿韩元的经济效果,并大大推进韩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iglidur J200:使用寿命延长三倍

图片 202

韩国三大运营商:从竞争到合作

新型丝杠螺母由高性能工程塑料 iglidur J200 制成。在 igus
测试实验室中,这款新材料制成的螺母在硬质阳极氧化铝丝杠上运行的使用寿命比同样工况下由标准螺母材料制成的螺母长三倍。配合铝制丝杠使用时,这款新型工程塑料制成的螺母可以降低噪音、减少震动,而且重量更轻。它在火车和飞机的门系统以及物流搬运和自动化领域的应用中非常常见。圆柱形和法兰式丝杠螺母常备库存,适用于大螺距螺纹丝杠和自锁梯形螺纹丝杠。

实现工厂稳定运转和节能效果

根据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的计划,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SK
Telecom、KT、LG
U+)就2019年3月同时推出5G商用化服务达成一致,为此,韩国于今年6月进行5G频段拍卖,将中频段3.5Ghz及超高频段28Ghz同时向运营商进行分配。

图片 3

图片 403大气污染等的环境测量

同时,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将相互协调通讯装备采购、网络构建及终端的采购等5G商用化服务的日程安排。

新闻联系:

图片 504兼顾省力,省人,提供食品安全安心

由此,韩国在5G业界,创造了多个“世界之最”:其中包括,全球首个进行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首个由政府主导,统一国内运营商商用化时间的国家、首个将中频段及超高频段同时分配的国家。

王波

图片 6

据韩国KT经济经营研究所的预测,若5G能够在韩国成功运行,将截至2030年为韩国创造47.8万亿韩元的经济效果,并大大推进韩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市场部经理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现阶段中国、美国等正在主导全球5G产业的情况下,5G产业的重要性、以及韩国的迫切性,都使韩国政府促成了这样的决定。”

易格斯拖链轴承仓储贸易有限公司

“尤其是在AI、IoT、VR等新兴产业快速崛起的大背景下,如果说这些新兴产业是花朵,那么以5G为代表的网络服务,则是培养花朵的土壤;比如现阶段依靠于4G技术的VR眼镜,由于受到网速的限制,带上以后会有头晕、不适的感觉,但依靠5G的VR眼镜则能够基本消除这类弊端;可以说,只有依靠于传输速度快出数百倍,且同时使用人数较多的5G网络,才能够使这些新兴产业被更多消费者所接受。”李国宪解释道。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德堡路11号46号厂房A部位

同时,他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事实上,受到韩国国内市场规模的限制,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竞争异常激烈,在2011年推出4G网络之时,三大运营商展开了过度的竞争,甚至一度导致对簿公堂,最终却酿成皆输的结局;这成为韩国政府出面的重要缘由。”

200131 上海

一位了解5G行业的韩国通讯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此前统一三大通讯公司的意见过程中,也曾有过一些反对声音,但当时的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官员则向运营商负责人反问,到底是韩国第一重要,还是让韩国成为全球第一更重要?并强调在全球产业的竞争中,需要集合国家的力量,来面对外界的竞争”,最终才促成了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同时推出商用化服务的决定。

电话:+86 – 21 – 5130 3134

“可以说,韩国的5G产业,已经不单纯是通讯运营商、或几家装备制造商的事情;而是韩国政府的一项巨大的国家战略。”这位业界人士总结道。

传真:+86 – 21 – 5130 3233

业界人士补充道,“虽然现阶段来看,考虑到手机终端厂商的进度,年内推出针对普通消费者的5G服务不太可能;但考虑到韩国国内对于5G产业‘弯道超车’的迫切,不排除以今年12月为契机,率先在其他装备实现商用化服务的可能性;为此,三星等韩国国内装备运营商正在以该日期为目标,加紧进行相关研发。”

andywang@igus.com.cn

开放优势资源

www.igus.com.cn/press

事实上,由于5G将对于新兴产业起到带动作用,并突破现有的技术瓶颈,5G早已成为各大跨国企业的必争之地,无论是全球的技术企业,通讯运营商,还是装备企业,都早早投入到5G技术的研发当中。

此前,华为在全球率先展示了首款3GPP标准的商用终端、高通也曾推出了符合3GPP标准的芯片、英特尔也在平昌冬奥会期间,在10个奥运场馆布置了22个5G链路。

而在一个国家发展5G产业的背后,并不是一家企业、或几家企业的事情,而是需要众多企业共同完成。

今年4月,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就5G设备的共享推出《新设备的共同构筑及原有设备的共同使用方案》,将通讯运营商所拥有的基础设备进行开放,以此节省设备构筑成本。

根据这份方案,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将共同构筑通讯管道,并在总面积1000㎡以上的房屋中共同构筑通讯设备,并将此前KT所拥有的电信柱、光缆等基础设施向其他企业开放。

对此,韩国政府预计,若这套方案能够正式得以实施,每年将为通讯运营商降低400亿韩元的设备成本。

与此同时,通讯运营商通过资源共享扩大生态圈的尝试,也正在悄然进行。本月6日,韩国KT宣布在首尔设立首个基于5G最新标准终端间连接能力的KT
5G开放实验室(KT 5G Open Lab),并针对合作伙伴提供KT API
Link服务,帮助合作伙伴运用5G平台进行技术组合与开发。

KT方面表示,将于年内在韩国开设2家开放实验室,并在2020年前,达成1000家产业合作伙伴的目标,这也是继中国移动于2018年4月宣布在国内成立首个开放实验室以后,全球第二个设立开放实验室的通讯运营商。

国家与产业融合

如果说,通过开放能够降低成本,那么通过融合,则将为5G产业提供更广阔的可能性。

当天记者会上,韩国KT融合技术院基建研究所全洪范也所长表示,“KT将以今年12月首次进行商用的5G信号发射为目标,能够进行全球首个商用化服务的背后,则基于此前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多次活动的成功经验。”

此前,该公司曾先后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多个世界级盛会中,在传输、转播及网络服务上试验5G技术。

“以本次雅加达亚运会为例,我们在场馆周围,与印尼的合作伙伴共同运营5G体验馆,同时在观赛中提供画面跟踪功能,能够让观众从运动员的角度观看比赛;观众可以戴上VR头盔,实景收看运动员头盔摄像头的360度转播。而在电视转播方面,也采用4K高清以及超高清物联网技术为游客提供最新信息通信服务。”韩国KT公司负责人姜妲淑如是介绍。

与此同时,中日韩三国的运营商也就5G的推广,正在探寻进一步融合的机会:由中日韩三国通讯运营商所组成的SCFA技术合作会议近日在首尔举行。

SCFA会议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战略合作机制,三方计划进一步加强多边合作,争取于明年3月成功实现5G技术商用化的同时,未来还将在构建统一技术规范、扩大5G生态圈等方面展开合作,致力于尽早实现虚拟现实、物联网、车联网商用化,此前中国移动与KT在网络漫画服务等方面,曾通过该机制达成合作。

不过也有声音指出,韩国的5G发展战略,对于以三星为首的本国产品依赖性较大,此前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俞英民部长曾表态,“如果不使用韩国本国产品开启5G时代,那么世界首个5G商用化的意义将有所损伤”,而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若12月1日开始商用化服务,则很有可能会选择三星等韩国本国的产品进行服务,现阶段有运营商已经购买了少量的移动路由器。”以至于有部分业界人士戏称,韩国的5G产业发展不是由运营商决定的,而是由三星决定的。

李国宪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的物联网已有3.8亿以上的连接,手机终端用户更将是无法估量;正如中国的成语‘集思广益’,5G会带来一个极其广阔的市场,也会给各国带来众多挑战;中日韩三国通讯发展史相近,共通点和合作点较多,韩国也有许多挑战需要中国的合作;未来针对5G产业,三国的运营商、装备商间合作需要更加频繁,这有利于三国产业链的升级与发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